网站导航

首页 > 案例分享 > 民事商事案例

民事商事案例

2018-08-28 合同纠纷案例:对赌协议纠纷(二)

【导读】对赌协议纠纷,散见于股权转让纠纷、公司增资纠纷、民间借贷纠纷、联营合同纠纷等案由。本文通过检索裁判文书中的相关案例,按照时间顺序,梳理对赌协议纠纷重要案例的裁判观点,供读者参考。在实际办理业务过程中,建议阅读裁判文书原文,避免不同人归纳裁判观点时侧重点不同。特别提示,读者在使用案例裁判观点时,务必仔细核查该案件是否有二审以及再审的情形。


            


16. 深圳市金达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宿迁银控自来水有限公司与联合水务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2015.12.15)

【裁判观点】本院认为,对赌(又称估值调整)是期权的一种表现形式,而期权是一种选择权,在对赌合同中,对于期权的选择和放弃应当进行明确约定,而本案股权转让合同并没有对此进行明确约定,因此,本案股权转让并不构成对赌交易行为,而是普通的公司股权交易行为。综上,经合同解释本院认为,宿迁银控、联合水务应向深圳金达莱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

【索引】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5)赣民四终字第4号民事判决书


17. 苏州国发创新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与顾振华、包洪兴等公司增资纠纷案(2016.4.18)

【裁判观点】本案双方当事人在《增资合同书》、《增资合同书的补充协议》中的约定实际均指向雅鹿公司上市,而双方约定的增资入股及股份回购条款实际系资本市场融资模式中的“对赌条款”,“对赌条款”一方面满足了融资方在资本市场上市前对融资的需求,另一方面满足了资金融出方对投资盈利的需求,其本质上是融资方式的创新,有利于社会资本的有效利用和资本市场的流通繁荣,并不损害投融资双方的利益。

【索引】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苏中商初字第00183号民事判决书


18. 天津硅谷天堂合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李志民、新疆天海绿洲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增资协议纠纷(2016.4.24)

【裁判观点】关于《增资协议》中股权回购条款的效力。经审查,该条款模式较普遍发生于投资方与目标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之间,目的是为促成交易,良性引导目标公司的经营管理、降低投资风险,且能起到担保作用,能够促成增资行为的顺利完成,最大程度维护原始股东、增资方及目标公司的基本利益。股权回购条款并未损害天海绿洲股份公司及其他股东和债权人的利益,也不降低公司注册资本金;被告及第三人所称的联营合同司法解释中的“保底条款”与本案涉及的《增资协议》中股权回购是不同法律关系,在本案中并不适用。

【索引】新疆阿克苏地区中级人民法院(2015)阿中民二初字第112号民事判决书


19. 朱立起、连云港鼎发投资有限公司等股权转让纠纷案(2016.5.17)

【裁判观点】关于本案适用股权回购条款的条件是否成就的争议。本院认为,该股权回购条款属于对赌条款,作为对赌方的朱立起、鼎发公司在作出该决策时应对可能遭遇的市场风险及自身的抗风险能力有较普通商业决策更为充分地预估。光伏产业遭遇反倾销反补贴政策及相关制裁措施虽非普遍现象,但亦属能够预见的市场风险,且并非直接影响乐园公司,不会必然导致乐园公司无法按期上市。

【索引】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6) 03民终660号民事判决书


20. 彭智明、彭志辉与安晨晖股权转让纠纷案(2016.5.30)

【裁判观点】关于《补充协议》“公司股东分红冲抵剩余股权转让款”条款的解释问题。安晨晖上诉主张,其与彭智明、彭志辉签订的《补充协议》性质为对赌协议,以股东分红作为支付股权对价的方式是该对赌协议的本质内容。本院认为,《补充协议》系对《股权转让协议》中规定的后两期股权转让款的支付方式进行的变更,并没有关于彭智明、彭志辉保证安晨晖享有一定数额的公司分红,否则安晨晖可以不支付剩余的股权转让款的约定,不符合对赌协议的特征。

【索引】最高人民法院 (2015)民二终字第416号民事判决书


         


21. 民生通海投资有限公司与方永中等股权转让纠纷案(2016.5.30)

【裁判观点】投资公司主张在上述协议实际履行的过程中,科技公司并未按照约定之期限向中国证监会提出上市申请,故相对方收购投资公司所持科技公司股份之情形已然出现。同时,本院认为,补充协议的前述约定内容,符合目标公司投资人与目标公司股东之间开展"对赌"的基本法律特征,本身应属合法有效,故本院对方永中有关投资公司应自担投资风险的抗辩主张不予采纳。【陈特律师团队特别提示,读者在使用案例裁判观点时,务必仔细核查该案件是否有二审以及再审的情形。】

【索引】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2014)海民()初字第17740号民事判决书


22. 华菱津杉(湖南)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瑞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王宏英合同纠纷案(2016.6.15)

【裁判观点】王宏英为支持其主张,提交了华菱津杉公司人员参与审议了《推选公司第七届董事会成员的》等议案,以及参与选举第七届董事会董事成员的会议的证据,并提交了向德伟与曹大宽系同学的相关证明,但该证据均不能证明向德伟参与三环公司董事会会议,以及华菱津杉公司的派出人员到三环公司任职均与三环公司连续三年亏损并至今未上市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故王宏英提出华菱津杉公司导致回购条件不正当成就的抗辩意见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索引】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 鄂武汉中民商初字第00301号民事判决书


23. 江苏省纺织工业(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与香港丽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江苏省对外经贸股份有限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2016.8.8)

【裁判观点】缩链业务是指贸易企业以对相关产品后期价格走势的判断来进行对赌,相互间签订产品买卖合同,但不以实际交货为目的,而是谋求相关产品的价格差。从上述缩链业务特征的陈述内容来看,所谓基于缩链业务而签订的合同实质上属企业间的对赌协议。鉴于涉案《销售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纺织公司一直未明确涉案《销售合同》属非法场外期货交易的具体法律依据,同时参照企业投资者与该企业原股东等签订的有关投资保底的对赌协议为有效合同的司法实践,应认定涉案《销售合同》合法有效。

【索引】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6)苏民终246号民事判决书


24. 上海久奕一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淳瑞机械科技有限公司、王文军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纠纷(2016.9.26)

【裁判观点】《上海淳瑞机械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之补充协议》第1.1条关于股权回购之约定从本质上而言,属于“对赌条款”性质。该条款亦促成了淳瑞公司增资行为的依法顺利完成,最大程度维护了原始股东、增资方以及目标公司的基本利益。因淳瑞公司至今尚未完成上市公司的股份制改制,客观上已不可能在限期内实现上市,显然已经触发了股权回购条款。久奕合伙企业请求王文军按约予以回购并支付利息,该请求权已具备了相应的合同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索引】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2016)0104民初2186号民事判决书


          


25. 高能控股有限公司与潘国联委托合同纠纷案(2016.9.27)【注:高能控股有大量的同类案件产生,但是裁判观点均类似】

【裁判观点】虽然潘国联与高能公司签订的协议名称为"合作及委托投资协议",且协议条款约定潘国联委托高能公司购买路桥公司的股权,但从双方实际履行的情况来看,潘国联系直接受让高能公司已持有的路桥公司的股权,潘国联从高能公司处受让股权后未进行变更登记,而是作为隐名股东委托高能公司作为显名股东代为持股,同时双方约定了在一定条件下潘国联可以要求高能公司回购股权,因此,双方之间成立两种法律关系:一是股权转让法律关系,即高能公司将股权转让给潘国联以及高能公司从潘国联处回购股权,二是股权托管法律关系,即在潘国联依据协议约定要求高能公司回购股权之前,高能公司作为受托人代潘国联对路桥公司进行股权管理。

因潘国联与高能公司之间系股权转让法律关系而非委托理财关系,故有关股权回购与支付利息的条款并非"保底条款",而是股权投资领域为保障投资者利益而设的"对赌条款",且该对赌条款亦不违反公司法、证券法的相关规定,故不存该条款无效的情形。高能公司主张该条款违反公平原则且属于保底条款应为无效,但高能公司系专业从事股权投资的商事机构,其对于交易规则与交易风险应当明知,故其该项主张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陈特律师团队特别提示,读者在使用案例裁判观点时,务必仔细核查该案件是否有二审以及再审的情形。】

【索引】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2016)03民终8837号民事判决书


26. 成都新方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四川久远新方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通联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与公司有关的纠纷案(2016.10.18)

【裁判观点】关于由目标公司的股东成都新方向公司在约定条件出现时按约定价格回购股权的约定,具有与股东之间就特定条件下的股权转让达成的合意相通的法律效果,该约定系当事人的真实、自愿的意思表示,不违反公司法的规定,不涉及公司资产的减少,不构成抽逃公司资本,不影响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应属合法有效。但其中,关于由作为目标公司的四川久远公司回购股权的约定,既不属于我国公司法关于公司收购本公司股份的法定情形,其实质将导致公司资本不当减少,股东缴纳的股本被抽回,有损目标公司及其债权人合法利益,应属无效。

《增资扩股协议》第6.2.1条关于“以其全部投资价款3000万元及自从实际付款支付日起至成都新方向公司实际支付回购价款之日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的价款标准主张股权回购款,符合协议约定,成都新方向公司应依约予以支付。四川久远公司与成都新方向公司上诉主张该15%的利息实为违约金,并请求法院予以调减,是对当事人之间协议所确定的股权回购价款性质的不当理解,不应予以支持。


        


宁波市民商律师陈春香律师,咨询热线:136 8581 8481,专业特长:民间借贷,房产买卖,担保合同,租赁合同,建筑工程合同,股权转让合同等.


     

陈春香(微信号:188 6896 9651),专职律师(执业证号:13302201411799020),法学硕士,英语六级,毕业于湘潭大学法学院,具备多学科专业背景,客座法学教师。曾从事培训老师、招聘经理、猎头顾问、保险评估师等工作,20年余职业生涯、得天独厚的个人魔力打造独特律师执业风格。现为浙江铭生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宁波市律师协会刑法及刑事诉讼专业委员会、婚姻家事专业委员会委员。



KKR+cB7/CYlou57ocPOgPUGPvoRyjGJTAkHoU3H3CxB07KcrVjTgbo5cA6QANxyhlFV/QWqLUDFApyhsieWtU70X/sV5PTs00NzV+NxfzT2d9UsYZ9qk65oSvBOiGTnf